王文学因何而败?-二手油炸锅设备厂家

诚信通
全国咨询热线:待替换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 正文

王文学因何而败?

导语:华夏不再幸福。

什么可以阻挡华夏幸福(600340.SH)这艘千亿级房企航母的下沉?

这个问题困扰华夏幸福的投资者已半年有余。近日,重整方案的出炉,让看起来正在下沉的华夏幸福得以暂时悬浮。

重整方案,大致可以分成三步:央企进驻、债务展期、业务重整。而业务操盘者、董事长王学文,则会被安排留在华夏幸福,仅从事“擅长的业务”。整个最终具体方案仍在制定中,预计7月正式放出。

央企进驻,意味着由央企现金出资、政府土地出资,与华夏控股组建一家新平台公司,随后取代华夏控股成为华夏幸福的大股东。

债务展期,则是将到期债务展期1-2年,对部分债务进行转股,等到华夏幸福实现正常经营、现金流恢复后,再对相应的债务进行分期偿还;而为了保证资金快速周转同时具备较好的变现能力,将剥离部分资金沉淀周期较长的业务进行业务重组。

华夏幸福的未来境况我们暂时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对当下的华夏幸福进行评估,它的实际控制权,恐怕很难留住。

01跑马圈地,如日中天

华夏幸福创始人王文学的“幸福”生涯,起源于市委党校旁的川崎火锅店,由于具有良好的政府关系,他顺利拿下了廊坊市区的一处地皮,从火锅店老板转做房地产开发商。于是有了第一个楼盘“华夏花园”。

2002年得力于廊坊市的政策支持,在经过战略专家王志纲的指点后,王文学投入几乎所有资金在固安县做起了产业园区。此时申奥成功的北京又加大了企业外迁力度,固安工业园逐渐发展起来,这也成为了王文学的金字招牌。

固安的甜头,驱动着王文学将华夏幸福的业务在更大范围内复制。

从2003到2008年,正赶上了中国PPP发展的黄金时期,建设部在2002年出台《大力推进市政公用市场化指导意见》,以及《市政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这是一时期开展PPP项目的基本法律依据,也是成就一段黄金时期的行业背景。

嗅觉敏锐、善于研究政策的王文学显然不会错过这个机遇,他利用自己在河北省内丰富的关系,在河北以及环京地带大力开展PPP项目,王文学的华夏幸福就此与地方政府深深的捆绑起来。

事后看来,王文学的PPP模式,大致可以如此总结:华夏幸福与地方政府签订PPP合作协议,政府授权成立管委会,华夏幸福投资成立项目公司,提供包括规划设计、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公共配套建设、综合运营服务等全流程的一体化综合解决方案。

在合作过程中,政府不参与投资、不担保、不兜底,合作区域范围内所有投入都是由华夏幸福负责,而其投资回报来自合作新增财政收入。

这意味着,华夏幸福的回报,从根本上来自于财政增量。

显而易见,PPP模式的优势是不会增加政府的财政负担、地方政府整体财政收支更加平衡。而缺点是所有的资金压力都要企业承担,前期投入大量资金,回报周期较长。因此在华夏幸福业绩屡屡上涨背后,资产负债率也不断上升,最高时曾达到85%。

此时的王文学显然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一方面继续利用PPP模式签下超100多个产业园项目疯狂扩张,一方面投资了以创新为核心的科技制造企业。庞大的“知和资本系”由此迎运而生。

02“借壳上市”,打造系族

为了发展华夏幸福的第二产业,方便资本运作,2014年,王文学连连出手,高效地拿下了黑牛食品(维信诺)、玉龙股份、ST宏盛三家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复盘王文学的手法,可谓简单粗暴:知合系通过收购股权的方式,拿下壳公司,对公司原有业务清理,形成“净壳”,再通过资产重组、定增的手段装入新的资产。

在这三起交易中,影响最大的当属改名维信诺的黑牛食品——先是抛出180亿元的巨额定增方案投向OLED赛道,后是并购新型显示器件领域技术突出的国显光电,最终更名为维信诺。

王文学在二级市场攻城略地的同时,也开始在汽车出行领域进行布局。2016年8月,知合控股成立了全资子公司知合出行,随后接连投资近十家汽车产业链公司,涉及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分时租赁等细分生态环节。

2018年的中超赛场上,河北华夏幸福队的球员出场时,球服正面赞助品牌为哪吒汽车,背面赞助品牌为番茄出行。番茄出行是知合出行孵化的电动汽车共享出行平台,哪吒汽车则是合众新能源旗下的电动车品牌。

而此时,伴随着雄安新区正式成立,华夏幸福的业绩和股价借此大涨。知合系加上华夏幸福,王文学所掌控的A股市值几近千亿规模,不到50岁的王文学就已经借助着百亿身家登上胡润富豪榜。

03政策更迭,江河愈下

然而,王文学表面上的风光,却无法掩盖华夏幸福与知和资本系背后巨大的隐患。而所谓成败萧何,华夏幸福经历的起落,其实背后因素只有一个——政策更迭。

2016-2017上半年,环京楼市如火如荼,受益于京津翼一体化政策,华夏幸福在该地区的地产销售占到其总销售额的八九成左右,这让王文学尝尽甜头,一度跻身千亿俱乐部。

从2016年起,地方开始清理隐形杠杆,债务危机浮出。随后317政策的出台,使北京及全国多个省市的楼市调控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整个3月全国楼市在限购声中此起彼伏。以北京中心,向下辐射至环京5个城市,多个板块,已形成了京津冀森严的环京限购圈。

其中廊坊的限购政策,给重仓廊坊的华夏幸福更是当头一棒。市政府出台了《关于完善住房保障体系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对廊坊的住房实施限购和差别化信贷政策。

此后,有关华夏幸福卖地求生、银行停止开发贷、公司资金链紧张的传言开始在市场上流传。而公司财报上的数据,无疑在事实层面上证明了这些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2017年,华夏幸福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162.28亿元,2018年上半年为-74.28亿元。这是最近三年来现金流首次为负。

与此同时,知和资本系中最为器重的维信诺,也没能尽如预期,为华夏幸福做出雪中送炭般的贡献。2018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净利润为-1.68亿元,扣非净利润为-2.72亿元,经营现金流为-7292万元。

很明显,这笔数十亿的投资未能给王文学带来正向现金流。反而成为了一个甩不脱的包袱。

一面是未能见效的投资产业,一面是已经危如累卵、债台高筑的华夏幸福。为了缓解资金压力,王文学一方面出让了合众新能源控股权,持股比例从第一降到第七;另一方面清空了自己持有ST宏盛的全部股权“回血”10亿元,及时止损。

随后于2018年,华夏幸福的控股股东华夏控股“割掉”自己近两成股份,换来平安资管的137.7亿元真金白银。交易完成后,平安资管晋升为华夏幸福的第二大股东。

平安的入场,彻底改变了华夏幸福现有的格局,虽然短期内解决了一定的资金问题,但现在看来,这对于华夏幸福,无异于不过是饮鸩止渴。

04平安入股,南分北治

2019年,华夏幸福再次与平安资管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向平安资管继续减持1.7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69%,转让价42亿元。

两次股权收购,合计花费了中国平安近180亿元资金,换来了华夏幸福超过25%的股权。与此同时,华夏幸福还在中国平安的地盘深圳设立了南方总部,实行双总部管理,公司的业务模式也转成了“产业新城+商业地产”的双轮驱动。

与平安一起到来的,还有前华润大佬、平安集团掌舵人马明哲的莫逆之交吴向东。

加盟华夏幸福之前,吴向东是华润置地的“灵魂舵手”,打造出以万象城为代表的商业地产体系,却也相继卷入“宋林贪腐案”、“宝万之争”,甚至被指是宝能夺取万科股权中的关键先生。

2月12日,华润置地发布公告,吴向东先生因个人职业发展规划辞任本公司执行董事、提名委员会主席、企业管治委员会成员及执行委员会成员。7日后,华夏幸福发布公告称,吴向东正式出任公司的CEO。

因此,原有的产业新城和房地产业务由北京总部王文学领衔,商业地产相关的创新业务则交给南方总部,由吴向东负责。

加盟华夏幸福,吴向东便被视为平安“代言人”,独掌南方总部,开辟旧改、综合体、康养等新业务,并扬言要成为中国最好的商业地产发展商或运营商之一,颇有二次创业的意味。

其所擅长的深耕一线城市和强二线城市打造的“住宅开发+持有物业+增值服务”打法,似乎为华夏幸福业务打开一扇估值提升的想象之门。

然而,商业地产特点是资金投入大、回报慢,华夏幸福有限的融资并没有集中起来用在刀刃上,换取稳定的现金流,而是被平安大笔拿去投商业地产。

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华夏幸福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出250.73亿元,其中拿地支出为198.49亿元。产业新城及相关业务从2019年同期的173.73亿元近乎腰斩至96.46亿元,商业地产及相关业务则从零增长为102.03亿元,超过产业新城。

所以,平安入股华夏幸福,更像是一次充满问号的联姻,它的打法不明,效果不彰,甚至影响到了平安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以至于投资者对平安戏称为“ST平安”。

2021年1月,属于王文学的后幸福时代彻底到来了,由于华夏幸福无法偿还中融信托共计11.2亿元的信托计划。随后相继违约中信信托、五矿信托、光大信托等。据悉,共有近20家信托公司与华夏幸福及其子公司合作规模超过500亿元。

随后在债券市场,华夏幸福的17幸福基业MTN001中期票据触发交叉违约。3月,16华夏02、16华夏01、20华夏幸福MTN001、20华夏幸福MTN002、16华夏04相继违约。截至4月12日,华夏幸福累计违约本金111亿元。

更为艰难的是,华夏幸福连遭机构下调评级,1月13日,穆迪将华夏幸福的Ba3评级下调至B2,1月8日,中金公司将华夏幸福投资评级降至中性,惠誉、中诚信国际也陆续下调对华夏幸福的评级。这也封死了华夏幸福债券市场融资的通道。

截至6月21日,王文学的华夏幸福未能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669.90亿元。

虽然王文学表达出要做到不逃废债,以时间换空间,维持稳定。但对于对于扣除预收款之后的债务总额已逼近3000亿的华夏幸福而言,纾困,或将是一个漫长且阻力重重之旅。

05结语

王文学究竟是因何而败?

首先,华夏幸福产业新城作为开发ppp模式的破冰者,错误研判了环京的房地产形势,投资过于集中,环京住宅市场量价齐跌,规模腰斩,给资产盘活带来较大困难。

其次,2020年新冠疫情叠加房地产调控政策,致使房地产开发销售业务大幅下滑,企业损失了大量现金收入;最后,华夏幸福的财务指标触及了“三道红线”,信用评级下调,信托公司违约,堵死了大部分融资渠道。

时过境迁,王文学的“幸福”时光,历经大起大落。

依靠PPP项目而起,也因其资金回收期过长导致了财务风险不断积累;新赛道业务的发力风生水起但结局却也颗粒无收;好不容易等来了“白马骑士”中国平安,却因战略错误导致现金流问题愈发恶化;空降的吴向东更是带着人马在最为关键时刻出逃华夏幸福、加盟鹏瑞集团。

随着河北省政府的进场,华夏幸福终于看到一点曙光,而王文学,正在逐渐失去他的华夏幸福。

本文源自阿尔法工场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此文关键字: 转载请注明出处: 二手油炸锅设备厂家

最新产品

不锈钢管接头,不锈钢管二手油炸锅设备
不锈钢管接头,不锈钢管二手油炸锅设备
冲压二手油炸锅设备
冲压二手油炸锅设备
压制二手油炸锅设备
压制二手油炸锅设备
铸造二手油炸锅设备
铸造二手油炸锅设备
内外牙二手油炸锅设备
内外牙二手油炸锅设备
呆坐二手油炸锅设备
呆坐二手油炸锅设备
异径二手油炸锅设备
异径二手油炸锅设备
双承二手油炸锅设备
双承二手油炸锅设备
推制二手油炸锅设备
推制二手油炸锅设备
316不锈钢二手油炸锅设备
316不锈钢二手油炸锅设备
316L不锈钢二手油炸锅设备
316L不锈钢二手油炸锅设备
304不锈钢二手油炸锅设备
304不锈钢二手油炸锅设备
PP二手油炸锅设备
PP二手油炸锅设备
高性能钢二手油炸锅设备
高性能钢二手油炸锅设备
低温钢二手油炸锅设备
低温钢二手油炸锅设备

最新资讯文章